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專家看點
專家看點
陳孝平:勇闖肝髒外科禁區
發布時間: 2019-08-23     來源: 中國科學報

 

 

“跟著國外走,永遠只能做老二。”在肝髒外科領域,陳孝平被業內稱道的是打破了該領域5個手術禁區,在世界創立三項中國人的原創手術方式。敢于質疑和挑戰,站在肝髒外科曆代前輩的肩膀上,陳孝平每一步都镌刻著他對疾病的思考、對生命的專注。

■本報通訊員 蔡敏 常宇 記者 溫才妃

陳孝平

肝膽胰外科和肝移植專家,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1項、何梁何利科學與技術進步獎1項、國家級教學成果獎二等獎1項,中國肝膽胰外科領域傑出成就金質獎章、亞太肝膽胰協會突出貢獻金質獎章、湖北省科學技術突出貢獻獎,國家實用新型專利4項。

把時間的指針撥回10年前。2009年11月3日,同濟醫院外科手術室,一場不尋常的手術正在進行。一位爲割肝救子日行十公裏減去脂肪肝的母親,正在進行親屬間活體肝移植。與手術同步,中央電視台全程直播這位“暴走媽媽”的手術,全國億萬人爲術中母子揪心。

這場肝移植手術曆經漫長的14個小時,最終母子平安。在業內,器官移植是外科手術的“王冠”,肝移植更以手術難度高被稱之爲“王冠上的明珠”。

這名主刀醫師就是中國科學院院士、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外科學系主任陳孝平。

今年8月9日,中共中央宣傳部、中國科協、科技部、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和國防科工局聯合發布了2019年10位“最美科技工作者”的先進事迹。當選2019年“最美科技工作者”的陳孝平,也是醫療界本年度唯一的入選者。

談及獲獎感受時,陳孝平感慨:“這對我是莫大的榮譽,也是巨大的鼓舞!知識分子要有濃厚的家國情懷和擔當精神,只有把個人理想追求融入波瀾壯闊的國家和民族事業中,才能讓知識發揮更大作用,最終成就一番事業。”

他呼籲,中國醫學家都要做中國人的臨床研究大數據,注重創新,更注重將研究成果融入呵護人民健康的事業中。

全心付出是爲了更好地服務群衆

40余年,陳孝平已經做了一萬多例肝髒疑難手術。切開、暴露、分離、止血、結紮、縫合……手術時陳孝平依然執著于每一個規定的細節和流程。“所有的東西都是一點一滴彙聚而成,著急沒有意義,最老實的方式其實是最快的。”

熟悉陳孝平的病人都知道,陳教授手術之外還是個“超聲醫生”。對于所有由他主刀的病人,陳孝平都要親自看超聲的動態影像,而不是只看紙質報告。每周他都有固定的讀片時間,“一個好的外科醫生,應該先看片,再看報告。因爲外科醫生不僅要對疾病有明確診斷,更要精准了解腫瘤的確切位置與周圍其他器官的關系。提前預判,有目的地做手術,有了警惕、主動,膽大心細才能避免不必要的損傷”。

對每一個術前病人,除了親自檢查看片,陳孝平還要求把各種檢查結果帶進手術室,隨時調看,避免失誤。于是,他爲病人付出的時間和精力就要多得多。

陳孝平從事外科臨床、教學和研究工作40余年,施行和指導施行各種肝膽胰手術2萬多例,含肝癌手術1萬多例,這在全世界都是少有的。

在幾代外科前輩工作基礎上,陳孝平在肝膽胰外科治療和肝移植方面做出了系統的創新性成果:提出新的肝癌分類;首次提出先天性代謝性肝病輔助性部分肝移植的理論,並創建可供臨床應用的手術方式;首次提出大肝癌可安全切除的理論;建立了三項控制肝切除出血技術和一項肝移植術;提出小範圍肝切除治療肝門部膽管癌的理念,建立不縫合膽管前壁的膽腸吻合術和插入式膽腸吻合術;改進了胰十二指腸切除術操作步驟,創建陳氏胰腸縫合技術等。這些理論和技術的普及應用,有力地推動了中國肝膽胰外科領域的發展。

在此成果基礎上,他主持制定我國原發性肝癌外科治療方法選擇和肝血流阻斷方法與選擇原則等診療規範;主持制定中國腹腔鏡肝切除專家共識,已在全國推廣應用。

他代表中國醫生先後參加制定或修訂國際肝膽疾病診療指南和專家共識6項,如亞太肝癌治療專家共識和國際腹腔鏡肝切除專家共識,提高了中國醫生在這一領域的學術地位和話語權。

知難而上 爲了國人健康

上世紀80年代,中國人因爲營養狀況不佳,肝炎、肝硬化發病率居高不下,是世界上的肝病大國,對肝癌的診斷也普遍較晚。肝髒是人體內最大,也是最重要的器官之一,血供豐富、功能複雜,因而肝髒外科也以難度大、危險性高、手術禁區多著稱。

1973年,陳孝平大學畢業參加工作,直到1979年的6年間,這名年輕醫生沒有見過一台肝髒手術,那時肝髒是公認的手術“禁區”。選擇肝髒外科作爲主攻方向,陳孝平頗有點知難而上、舍我其誰的膽略和勇氣。

2009年“暴走媽媽”手術牽動了全國億萬人的心。

實際上,在國內,親屬間輔助性部分活體肝移植從理念到實踐,都是由陳孝平首創的。

早在上世紀80年代,陳孝平在國際上第一個提出了“親屬間活體肝移植”的理念;2008年,由陳孝平主刀的國內首次親屬間活體肝移植手術獲得成功。

“暴走媽媽”術前,專家大會診決定了兒子肝切部分,媽媽只割小部分肝,這種手術難度大,此種方法是陳孝平讀博士期間就已提出,當時也是國際首創。1982年至1985年,他就大膽地提出良性肝病全切肝髒沒有必要、病人只需37%左右的肝髒就可維持功能的新觀念。這樣,供肝體積小,供者的安全系數更大一些。

“暴走媽媽”手術中,陳孝平沉著應戰,充滿必勝的信心。直到晚上,最後一根膽管才縫合成功,最難關頭過去了,陳孝平一直懸著的心放下大半。

勇闖禁區爲世界醫學提供中國智慧和方案

“跟著國外走,永遠只能做老二。”陳孝平說,改革開放40年,中國的醫療技術水平、醫療條件有了大幅提高,我們不能一味盲目模仿國外的技術。

站在肝髒外科曆代前輩的肩膀上,陳孝平勤奮思考、勇于實踐,一步一個腳印,逐步打破肝髒外科領域的種種“禁區”,每一步都镌刻著他對疾病的思考、對生命的專注。

在肝髒外科領域,陳孝平被業內稱道的是打破了該領域5個手術禁區、在世界上創立三項中國人的原創手術方式,這些方法很快在基層醫院得到推廣,極大地提高了中國肝病手術治療水平。

敢于質疑和挑戰,陳孝平帶領團隊突破束縛,打破一個個手術禁區。

大肝癌能否手術切除?以往認爲,肝癌的手術切除主要適用于早期的小于5厘米肝癌;對于大肝癌,只能先栓塞,腫瘤縮小後再行二期手術切除。基于上述觀點,學界也引發了大肝癌能不能手術切除的議論。

在外科臨床實踐中,往往存在這樣的認識誤區:大肝癌手術切肝量大,肝組織手術剩余少,易發生肝衰竭並導致死亡。而影像學和外科臨床研究結果又表明:相同解剖範圍內的肝切除,腫瘤越小,切除的正常肝組織量越多;癌腫越大,切除的正常肝組織越少。而且大肝癌病人,無瘤側的肝組織代償性增大,病側肝組織由于腫瘤壓迫和破壞,有功能的肝組織殘存量很少。此時,病人主要依賴無腫瘤一側的肝組織維持肝髒功能。

陳孝平認爲從理論上講,大肝癌切除不一定發生肝功能衰竭。之後大量的手術證實,大肝癌可以安全地實施肝切除手術。

常溫下肝髒耐受缺血的安全時間是多少?以往認爲,常溫下暫時阻斷肝門血流一般不應超過15分鍾。然而,在上世紀70年代,同濟醫院外科搶救的2位病人阻斷肝血流時間均超過了20分鍾,未出現不良後果。陳孝平團隊由此對于“常溫下暫時阻斷肝門血流一般不應超過15分鍾”這一傳統理論提出質疑,並開展了相關實驗和臨床研究。

家兔的動物實驗結果表明,常溫下耐受缺血安全時間是60分鍾。深入的臨床研究表明,對于無活動性肝炎、嚴重肝硬化、脂肪肝的病人,肝常溫下阻斷入肝血流時限達40~60分鍾是安全的。這一研究結果爲肝切除術的安全實施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基礎。

怎樣解決肝切除術中大出血這一難題?肝切除術中大出血是導致手術失敗的主要原因。陳孝平團隊在30余年的臨床實踐中,建立了3種有效控制肝切除術中出血的技術,並在全國60余家三甲醫院中得以推廣應用。

簡化的全肝血流阻斷技術、不解剖肝門的解剖性肝切除技術,特別是新的肝髒雙懸吊技術的奇思妙想讓肝髒手術不再是禁區。

陳孝平在手術中發現,肝髒手術有一個關鍵步驟,就是將手術中肝髒懸吊起來充分暴露,傳統的肝髒懸吊技術因爲是用堅硬的器械盲穿懸吊,極易損傷肝髒血管引起出血。這樣的手術難題時常會擋在醫生面前。

陳孝平思考,繩樣的手術帶不是很軟嗎?這總不會碰壞肝髒脆弱的血管。于是他在肝後下腔靜脈右側與右腎上腺之間建立肝後間隙的通道,沿這一通道置放兩根手術常用軟條帶,一根向左拉,一根向右拉,這樣就容易暴露出肝深部的斷面。其顯著優點是操作簡單而安全,而且兩根懸吊帶向左右牽拉時可更好地暴露深部的斷面,有利于控制兩側斷面的出血。

陳孝平就是這樣,一次次摸索跨越了道道難關。

2014年12月4日,《自然》雜志出版專輯,介紹了陳孝平在肝膽胰外科領域中取得的成就。文章中評價道,“陳孝平教授對肝膽胰疾病的治療做出了救世貢獻,是國際肝膽胰技術改進和創新的領導者”。

陳孝平在其40余年的工作生涯中,不斷收獲著國內外的廣泛贊譽。老一輩的肝髒外科領域專家吳孟超、黃志強評價,陳孝平的研究從肝髒外科的基本問題開始,到複雜的肝髒外科手術實施,以大量的臨床實踐及其推廣應用,極大地豐富了我國肝髒外科的內容,有效地提高了我國肝髒外科水平。陳孝平不斷創新,簡化了肝切除的方法,提高了肝切除的安全性,極大地推動了我國肝髒外科手術技術的發展,使我國肝髒外科領域在國內外處于領先水平。他的研究成果已在國內70多家地市級以上醫院推廣,臨床應用2萬多例。

一個個“經典醫學論斷”被陳孝平教授徹底推翻,一項項“空白”被填補,與此相關的研究成果均已應用于臨床並推廣到全國,數百萬病人因此受益。他推動著中國肝髒外科的迅猛發展,爲世界肝膽胰疾病的治療做出了原創性的貢獻。

健康扶貧在愛國奮鬥中書寫精彩人生

作爲一名醫療工作者,陳孝平認爲,要全心專注于醫學科學事業,孜孜追求、忘我工作,把愛國之情、報國之志融入祖國改革發展的偉大事業之中、融入人民創造曆史的偉大奮鬥之中,在愛國奮鬥中書寫精彩人生。

近年來,他一直致力于陳孝平志願者團隊及湖北陳孝平科技發展基金會的工作,促進革命老區和偏遠地區的醫學科技發展,提升當地醫療技術和服務水平,更好地爲當地人民群衆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務。

他多次帶領志願者團隊前往貴州、甘肅、大別山區、恩施等革命老區、偏遠地區開展大型公益義診活動,爲當地居民免費診治,爲危重病人帶去了“院士級”的醫療服務。據統計湖北陳孝平科技發展基金會爲救助各地貧困病人共計支出120萬元人民幣。

2018年,他倡導的中國肝膽胰專科聯盟在漢成立,該聯盟旨在通過整合實現資源共享,解決邊遠地區群衆看病難的問題,提高基層醫生的業務水平。以中國肝膽胰專科聯盟爲基礎,陳孝平團隊先後在武穴、阜陽、貴陽、利川、甘肅等革命老區和貧困地區開展了30多次義診。截至目前,他們共爲逾3000位居民進行免費診治,爲近百名貧困病人開展手術。

同時,他還前往各地省市級醫院進行學術交流,爲當地醫院提供了強大的醫療技術支持,爲偏遠地區、革命老區、基層醫院青年醫師每季度舉辦一次培訓班,進行規範性外科技術培訓及疑難外科手術技術的交流探討。

(王潇潇、高翔對本文亦有貢獻)

《中國科學報》 (2019-08-21 第5版 學人)